<strike id="tfd1n"></strike>
<del id="tfd1n"></del>
<strike id="tfd1n"><dl id="tfd1n"></dl></strike>
<strike id="tfd1n"></strike>
<span id="tfd1n"></span>
<strike id="tfd1n"></strike>
<strike id="tfd1n"><i id="tfd1n"></i></strike>
<span id="tfd1n"><dl id="tfd1n"><del id="tfd1n"></del></dl></span>
<strike id="tfd1n"><i id="tfd1n"></i></strike>
0372-6850006
16603729018
地址:河南省林州市天平大道999號
電話:0372-6850006
手機:16603729018
QQ:3168665199
郵箱:3168665199@qq.com
網址:www.oatwolf.com
當前位置:首頁 > 紅旗渠精神
紅旗渠精神永不過時(一)


紅旗渠工程中,干部始終沖鋒在前。圖為縣委書記楊貴(前一)帶領修渠大軍上工。

2.jpg

林縣人用鋼釬鐵錘挖開了太行山。

3.jpg

排險隊長任羊成在工地上的留影。他的門牙是被落石打掉的。


      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河南省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紅旗渠精神是我們黨的性質和宗旨的集中體現,歷久彌新,永遠不會過時!

中央黨史研究室出版的《黨史》二卷將紅旗渠精神概括為:自力更生、艱苦創業、團結協作、無私奉獻;蛟S人們親眼目睹紅旗渠在太行山腰劈山成渠的英姿,親自踏勘紅旗渠經過的涵洞,看看幾十萬林縣人民是怎樣用一雙雙粗糙的手和非常簡陋的工具建造這一人工天河,就可以理解紅旗渠精神為何永遠不會過時了。

自力更生:

      55萬人民55萬雙手自力更生啥都有

      河南省林縣(今林州市)的自然環境確實艱苦。地形的限制對當地社會經濟的發展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連作為人的基本生存條件的水源都極為稀缺。

      處于太行山區的林縣,縣域絕大部分地方都干旱缺水,十年九旱,水貴如油。據史料記載,從1442年到1943年,500年間就有100多個年份出現大的旱災,其中大旱絕收30多次。據統計,在紅旗渠修建之前,全縣550個行政村中,就有307個村人畜吃水困難。其中需要跑2.5至5公里取水的有181個村,需要跑5至10公里取水的有114個村,需要跑10至20公里取水的有2個村。

      廣大群眾備受干旱缺水折磨,即使閨女找婆家,也要找個有水的地方,免得過于受缺水之苦。當地確實出現過這樣的悲。盒孪眿D不小心碰倒了公公辛辛苦苦走幾十里山路挑來的水,被婆婆數落一番之后自尋短見。當地流傳著一首民謠:“咱林縣,真苦寒,光禿山坡旱河灘。雨大沖得糧不收,雨少旱得籽不見。一年四季忙到頭,吃了上碗沒下碗!

      作為紅旗渠主要決策者的林縣縣委第一書記楊貴,深知劈山修渠的艱巨和復雜。作出引濁漳河水入林縣的決策,他需要比其他人承擔更大的壓力。楊貴在兒時就聽他奶奶講過鄰村的王爺爺在民國初年修渠失敗的悲慘故事。王爺爺所在的龍臥村村后有股山泉,龍臥村的老百姓世世代代靠打這股泉水耕種山前旱地,生活艱辛。王爺爺眼瞅著山后有水卻澆不了山前田地,就提出一個大膽設想,建議修條小渠把山后的泉水引到山前澆地。鄉親們舉薦他當頭,于是他組織各家各戶出錢出力修渠,整整修了一年,渠是修成了,可是由于測量得不準確,水卻到不了山前,一時怨聲四起。他悔恨交加,覺得無顏面對父老鄉親,一氣之下上吊了。發動修渠本來是要做好事,卻弄得自己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楊貴的奶奶經常給楊貴講這個故事。引漳入林總干渠70多公里,渠線又都在懸崖峭壁上,會不會重蹈王爺爺當年修渠的覆轍?萬一渠道修好了卻引不來漳河水,他楊貴就會成為林縣人民的千古罪人。思及于此,能無懼乎?寢不安席,食不甘味,當然是正常反應。但林縣50多萬父老鄉親的殷切期望促使楊貴把個人得失拋諸腦后。

      堅持自力更生還要做到不畏人言,尤其是在面對各種非議時能不能咬定青山不放松。在紅旗渠修建之初,由于林縣人民之前祖祖輩輩沒人干過這么大的工程,有些群眾不相信建渠能夠成功,有人說“工程艱巨任務大,一個林縣難修成”,有人說“經濟困難沒技術,光靠群眾可不中”,有人說“出力花錢是枉然,不如趁早把攤散”,有人說“縣委背著干糧送遠屎,屙了也肥不了林縣田”。一些心存偏見的人甚至上綱上線說引漳入林工程是“秦始皇修長城”,是“隋煬帝開運河”,各種流言蜚語不一而足。

      以楊貴為班長的林縣縣委需要承受巨大的輿論壓力,民工的修渠情緒也受到了影響。特別是1960年6月12日上午,城關公社槐樹池村的民工正在谷堆寺下緊張施工,崖頭上一塊巨石突然坍塌滾下山崖砸向人群,造成9人當場犧牲,3人重傷。事故發生后,上上下下都有人指責“楊貴不管群眾死活”“紅旗渠是死人渠”。

      是繼續修還是半途而廢,這是一個節骨眼。楊貴堅信:“要奮斗就會有犧牲!為了林縣人民的根本利益,紅旗渠決不能半途而廢!”為了統一廣大干部群眾的思想認識,縣委開展水利大討論,使得大家認識到,要想改變林縣的貧困面貌,根本措施就是大修水利。大家都說:“既然愚公能移山,我們修渠有何難,立下愚公移山志,決心劈開太行山!

      此后紅旗渠的修建還遇到一道道險阻難關,好在林縣的干部群眾都能夠咬緊牙關不懼人言,才能克服一個又一個的困難。

      艱苦創業:

      為了實現水利化,再苦再累心也甘

      紅旗渠是在1960年2月動工的,當時正值國家三年困難時期,雖然林縣此前也修過一些水庫,但對于紅旗渠這么大的工程,就顯得“三無一少”了:一無技術,二無經驗,三無材料,經濟物資又短少。不但資金缺乏,物資缺乏,甚至連鋼釬、鎬頭、抬筐、抬杠等簡單工具也很缺乏。在這種情況下,工地黨委提出了勤儉建渠、艱苦創業的方針:“自力更生是法寶,眾人拾柴火焰高,建渠不能靠國家,全靠雙手來創造!

      萬事開頭難。從2月11日起,全縣15個公社3萬余民工,翻山越嶺,在140華里長的戰線上向窮山惡水開戰。山西境內的工程十分艱巨,整條渠線完全處在懸崖陡壁之上。民工們開始不懂怎樣拴繩下山,各個單位就組織突擊隊,每天練習爬大繩。手磨破了,就用布包上繼續學,學會以后,就整天腰拴繩索,懸在半空,打錘打釬,裝藥放炮,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更別說什么恐高癥了。

青年洞是紅旗渠的咽喉工程,洞口在金雞嶺下狼牙山懸崖絕壁上,狼牙山全部是絳紫色石英砂石,堅硬如鋼,要鑿通長616米、寬6.2米、高5米、縱坡1/1500的青年洞,沒有大型施工機械,真是難上加難。橫水公社300余名青年,勇挑重擔,擔當起了鉆挖青年洞的艱巨任務。他們在巖石上揮毫潑墨:“紅軍不怕遠征難,我們修渠意志堅,為了實現水利化,再苦再累心也甘!”他們樂觀豪邁地提出:“石頭硬沒有我們的決心硬,就是鐵山也要挖個窟窿!”他們苦干加巧干,發明了“主攻三角炮”等方法,提高了鉆洞速度,日進度由原來的0.3米提高到2米以上。在生活最困難的時期,他們提出:“修自己的渠,流自己的汗,不能靠天靠神仙,渡過困難就是勝利!笨恐17個月堅忍不拔的螞蟻啃骨頭式的苦干硬干,終于在1961年7月15日鑿通了青年洞。

      為了節省資金,紅旗渠工地從上到下開展了高工效運動?h里要求修渠人員無論鋼釬炸藥還是抬筐石灰,能節約都要盡量節約,要做到花小錢辦大事。一開始有人不以為然:“你們既想吃爛肉,又想省柴火,哪有這樣便宜的事?”楊貴寸步不讓:“請同志們好好想想,我們要吃爛肉,就大浪費燒柴,那樣誰都可以把肉煮爛,何必再貫徹節約呢?我看還是要堅持‘既得吃爛肉,又得省柴火’的要求吧!

于是縣委發動群眾精打細算,一個錢要當好幾個錢用,工地出現了很多“以土代洋,廢物利用”的勤儉辦水利現象。例如抬土石沒有筐子,人們就上山割荊條或者買荊條自己編抬筐;抬筐壞了自己修補,有的還把壞掉的抬筐泡到水里,泡軟以后把長條拆下來再編新筐;有的抬筐拴了一次又一次,實在不能用了,才拿去燒石灰。為了節約資金,還做到一物多用,廢物利用:抬杠壞了改為洋鎬把,洋鎬把壞了改為錘把,錘把壞了改為镢寨,镢寨磨得不能用了,也要當柴燒石灰。用完的炸藥箱子還要把釘子起下來,用來釘制其他工具,箱板要做成灰斗、車廂、水桶等許多用具。

      據不完全統計,紅旗渠總干渠和三條干渠共長172.1公里,各種建筑物722個,總投資為4236.98萬元,其中國家補助款僅僅868.98萬元,大部分都是靠林縣人民精打細算自行解決。比如劈山開渠需要大量炸藥,林縣各生產隊便多積有機肥,把節省下來的化肥硝酸銨配上鋸末、干牛糞、煤面碾碎制成炸藥;當時買1公斤炸藥需要1.6元,而自制炸藥每公斤才0.45元;修紅旗渠共使用炸藥2740噸,林縣人民自己就制造了1215噸。在施工中,他們還設計了空心渡槽、雙孔隧洞,發明了空中運輸線、土罐車、土吊車、土鐵軌,創造了明窯燒石灰、自制炸藥、大炮爆破等施工方法,不僅提高了工效,保證了工程質量,也節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

      在艱苦創業的過程中,林縣廣大黨員干部深入群眾,與修渠民工打成一片。為了幫助民工解決修渠中的實際問題,提高工效,加快工程進度,在工地的各級干部經常和民工頂班參加勞動,不少干部參加修渠后的收獲是:“曬黑了臉皮,煉紅了思想,增長了知識,鍛煉了身體,解決了問題,推動了工程,團結了民工,保證了質量!

      團結協作:

      林縣有什么困難一定要支持

      人們常說“人多力量大”,但人多并不天然意味著力量大,如果不能團結協作,也可能變成人多嘴雜。只有團結協作,才能將各個分散的力量變成一股強大的集體力量,完成許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人間奇跡。紅旗渠的成功就典型地體現了團結協作精神。

      首先是省與省之間的協作。雖然當年華北的水資源不像今天這么緊張,但要跨省調水,沒有河南、山西兩省的支持肯定是做不到的。1960年1月27日,正是農歷除夕,河南省委書記處書記史向生、省委秘書長戴蘇理聯名向山西省委第一書記陶魯笳等人寫信,希望山西省委能夠對林縣從平順縣調水修渠予以支持。2月1日,農歷正月初五,陶魯笳召集山西省委書記處書記王謙、副省長劉開基等專題研究林縣從山西境內引漳河水的問題,同意林縣興建引漳入林工程,并及時與晉東南地委、平順縣委聯系,指示他們協助林縣選擇引漳入林工程引水地點。

      改革開放后,陶魯笳與楊貴談起當年山西省委研究引漳入林工程時,感慨地說:“戰爭年代,我在林縣工作過,知道林縣缺水的苦難。我以為你楊貴引漳入林,也不過是修條小渠解決吃水,沒想到你竟然修了那么大一條人造天河,被周總理稱為新中國的奇跡!你為林縣人民辦了件大好事。我曾給晉東南地委的同志說要支持紅旗渠,平順縣委領導來省里開會,我也給他們說,林縣有什么困難一定要支持!

      其次是兄弟地區和兄弟單位的支援,這對林縣人民也是一個很大的鼓舞。剛開始修渠的時候沒有住地,山西省平順縣沿渠大隊的干部、群眾騰出了200多間房子給林縣修渠民工住,沒有家具,他們借給林縣修渠民工使,沒有木材,他們幫助林縣修渠民工找,對待修渠民工像一家人一樣。在修建紅旗渠的過程中,洛陽礦山機械廠、安陽鋼鐵公司、安陽市委、白壁棉場、中國人民解放軍9890部隊等都對林縣給予很大的支持。另外,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給紅旗渠拍攝電影,各地人員前往參觀,都對民工修渠產生很大的鼓舞。

      再次是林縣各公社各生產隊的團結協作。修渠之初,縣委對施工難度估計不足,采取全線開工、全員上陣、一字擺開的辦法,結果戰線拉得太長,領導起來不方便,容易影響工程進度和施工質量。隨后縣委根據實際情況,調整為集中力量打殲滅戰、段段突擊的方法,修一段就通一段水,再修一段就再通一段水,一段一段接力,從山西修到林縣,再修到縣里各公社,這樣就可以完成一段,通水一段,收益一段。

      這樣在組織協作方面就帶來兩個問題:一是前方后方協調問題,二是前方組織指揮問題。針對第一個問題,縣委強調,引漳入林工程是林縣全黨全民的重要大事,各部門、各單位、各行業都要拿出最大的力量支持,不論抽人調物資,均不得有本位主義,一定要做到前方有求,后方必應,前后方互相勉勵,共同前進。對于第二個問題,則實行組織軍事化,行動戰斗化,生活集體化,管理民主化。陸續到工地的民工達35100人,總指揮部將民工根據各自所在的生產大隊編為113個營,320個連,各大隊支書、隊長任連長,連長以下組織生產小組。整個工程又分為上、中、下三個協作區,總指揮部干部也分為三片分工包干,分指揮部包連、包生產組,對鉆洞和較大型建筑物,確定一到三個堅強有力的干部專職負責,層層加強了領導。

      修渠工地上,段與段、營與營、連與連之間還互相比賽,共涌現出98個標兵連,233個董存瑞標兵班,117個李改云突擊隊,2472個模范人物,成為完成艱巨任務的骨干力量。

      無私奉獻:

      81位優秀兒女為了修渠而犧牲

      紅旗渠引來的河水無私地哺育著林縣人民,而紅旗渠得以修成也正是廣大林縣干部群眾無私奉獻的產物。修渠工地上先后涌現出了舍己救人的共產黨員李改云、把一生奉獻給水利事業的林縣水利局技術人員吳祖太、帶頭實干的五好連長石文祝、艱苦奮斗的五好施工員路銀、除險英雄任羊成、長期堅持在工地奮戰的五好民工鄭文鎖等無私奉獻的先進典型。在紅旗渠工程建設中,林縣有81位優秀兒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其中25歲以下的28人,年齡最小的年僅17歲。

      共產黨員李改云是引漳入林工地涌現出的第一位舍己救人的英雄,當時她擔任姚村分指揮部第一營婦女營長和井彎大隊婦女連長。1960年2月18日上午,她在平順縣東莊村南的半山崖工地檢查施工情況時,忽然發現前邊崖壁有碎石滾落,而崖下還有幾十名民工正在施工,李改云急忙呼喊:“崖石要塌了,快躲開!快躲開!”民工們急忙躲閃,但一個16歲的女青年卻被驚呆了,眼看女青年就要被落石砸到,李改云急忙沖上去將她推開,自己卻被碎土亂石砸傷,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

      林縣水利局技術人員吳祖太被譽為紅旗渠的總設計師。為了盡快繪制出紅旗渠施工藍圖,他翻山越嶺,實地勘測,精心設計,嘔心瀝血,終于在短時間內拿出第一本藍圖《林縣引漳入林灌溉工程初步設計書》。他全身心投入到工程設計中,根據施工中遇到的實際問題修改設計細節,使得渠道設計更加符合實際。1960年3月28日下午,他聽說王家莊隧洞洞頂裂縫掉土嚴重,為了避免出現施工人員傷亡,便主動與姚村公社衛生院院長李茂德深入洞內察看險情,不幸洞頂坍塌。吳祖太犧牲時年僅27歲。

      在紅旗渠施工過程中,要放許多山炮炸開山石,經常有松散的石頭被震落下來,給在崖下修渠的民工帶來很多危險。為保證施工安全,總指揮部決定成立除險隊,任羊成第一個報名,被推選為除險隊隊長。他整天帶領隊員們腰系大繩,掛在懸崖,凌空除險,但他自己卻隨時都可能跌落喪命。一次,他在除險時不慎掉在圪針叢里,脊背上扎滿了尖尖的棗刺兒,但他忍著疼痛掙扎著又爬上山崖,繼續堅持除險。當晚,房東老大娘和兒媳婦給他挑刺,連續挑了一個鐘頭,圪針挑了一手窩,他一句疼也沒喊。又一次,在虎口崖除險,不巧頂上一塊石頭掉下來恰好砸在他的嘴上,頓時砸掉他三顆牙齒,鮮血順著嘴角流下來。他拔掉牙齒,忍痛堅持到完成任務,才從崖上下來。第二天,他怕領導要他休息不讓他參加勞動,便不讓領導知道,戴著口罩,背上大繩又上山繼續除險。

      原新華社社長穆青在采訪任羊成時寫道:“我問他身上是否還有繩索勒的傷痕?他說,還有。他脫下上衣,果然露出了一圈厚厚的老繭,像一條赤褐色的帶子纏在腰際。我用手輕輕地撫摸著那條傷痕,實在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里早已充滿了淚水。我緊緊握住他的手,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還用說什么呢?那一圈老繭,已經說明,為了紅旗渠,他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做出了多大的奉獻……這就是紅旗渠精神!這就是我們民族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馬有金是林縣的副縣長,紅旗渠鸚鵡崖大會戰時,縣委派他到工地指揮,他勇挑重擔,勝利完成施工任務。1961年10月,他接任紅旗渠總指揮部指揮長。這時正是最困難的時期,紅旗渠建設資金十分緊缺,民工生活口糧標準很低,為鼓舞民工的斗志,他與民工同甘苦,同勞動,一同吃野菜,一同掄錘打釬,既當指揮員,又當戰斗員,曾幾次跳進冰冷的水里,帶頭挖石出碴,一年在紅旗渠工地上要勞動100多天。他對施工質量要求非常嚴格,如果發現誰弄虛作假,偷工減料,就當場給予嚴肅批評,堅決要求返工。他多次在工地召開現場會,告誡大家:“我們現在干的是祖祖輩輩的千秋大業,即使我們以后過世了,我們的子孫還要吃水澆地,必須提高工程質量,絕不能讓他們受二茬罪!

      類似的例子,舉不勝舉。以上幾個典型人物,不過是廣大無私奉獻的林縣人民的一個縮影。

                    (鄭林華 作者為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二研究部助理研究員、法學博士)



本文鏈接:http://www.oatwolf.com/content/?1280.html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8-3-16 1:13:35  【打印此頁】  【關閉
林州豐碑教育培訓咨詢中心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安陽中飛網絡
地址:河南省林州市天平大道999號 監督電話:0372—6166603(林州市紅旗渠精神培訓管理辦公室)
郵箱:3168665199@qq.com 網址:www.oatwolf.com 豫ICP備18006608號-1

在線客服

技術支持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產品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銷售一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銷售2號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性xxxx欧美老妇胖老太视频_婷婷五月在线_美女扒开腿让男人桶爽免费_无码性按摩_日本成熟老妇人xxxx